從行政院長蘇貞昌到主計長朱澤民,最近內閣官員在備詢台上「反質詢」的案例層出不窮。姑且不深究蘇院長所說「法律也沒規定不能反質詢」和憲法上針對行政官員與民意代表的權責劃分有何衝突,國際之間,國會上執政者「反客為主」的案例,其實並不少。

例如常被視為老牌民主國家的英國,許多人想像電影裡面的瀟灑紳士場景,甚至可能讀過傳說中那條不能跨越的線,但對從小把英國國會首相質詢(PMQ)當連續劇看的筆者來說,那個場景並不完全紳士,甚至有些瘋狂,而且也總不缺乏「反質詢」。

布萊爾的伶牙俐齒,開啟英國之後30年的論戰主調

英國屬於內閣制國家,基本上國家領導人是由國會最大黨的黨主席擔任,並由他指定各個部會的內閣閣員。換句話說,不同於台灣選出總統,指定行政院長,再由院長找閣員的模式,英國是讓「立委」們當部會首長。

這個制度的好處,在於每位部會首長是都是被一票一票投出來,都有(至少那個選區的)民意基礎。也因此,英國國會質詢大多不是台灣(傳統上)民意代表抨擊溫吞公務員的場景,更像是立委與立委辯論的唇槍舌戰。

在辯論台上主客模糊的時候,氣勢和伶牙俐齒對優勢的影響,即遠大於執政或在野。而1990年代中期後的布萊爾(Tony Blair)就佔盡了這樣的優勢。

當時,長期執政而且累積許多社會問題的保守黨政府首相是梅傑(John Major)。梅傑人並沒有不好,只是個性比較溫吞,站在當時年輕、帥氣、又「笑裡藏刀」的布萊爾對面,常顯得晚半拍,被講到話都說不好,保守黨在柴契爾夫人執政累積的各種問題,也好像都算到他頭上了。

[embedded content]

(布萊爾批評黨內權力被架空的梅傑「Weak!Weak!Weak!」成為當時的流行語)

後來工黨在1997年的大選獲勝,布萊爾成功當上英國首相,這套結合個人魅力和公關操作的模式也被英國和全世界臨摹,或許也成為之後英國國會近30年論戰勝負的主調。

從辯論黃金年代,到保守黨的「罵在野黨」風潮

2000年之後的那段時間,應該是近代英國國會辯論最精彩的時期。

當時布萊爾穩定執政,同樣也是年輕又辯才無礙的卡麥隆(David Cameron)在保守黨內座穩地位,每場PMQ都能看到這兩位年僅三四十歲的政治明星,你退我進爭論各種政策議題。那個年代有幾場辯論,至今仍能作為演說訓練的教材,怎麼看都看不膩。

[embedded content]

時間到了2010年,布萊爾已是20世紀後英國任期第二久的首相,但長期執政下也累積了許多「換人做做看」的聲浪。在度過金融危機、和美國一頭霧水的打了伊拉克之後,布萊爾終於也離開了首相位置,在黨內選舉中由他的財政大臣(Chancellor of Exchequer,在英國政治體系屬於首相後的第二高位)布朗(Gordon Brown)接任。

雖然帶領英國走過金融危機的布朗堪稱行政幹才,但他的口才與老態龍鍾形象,在鏡頭前馬上被氣勢更勝的卡麥隆比下去。有好多次布朗在PMQ的時候被卡麥隆問到說錯話、甚至說不出話的境地,出生時少點了舞台技能的他,不論工黨神級公關團隊怎麼包裝也點不通,結果就在之後的選舉輸給卡麥隆,丟了工黨政權。

[embedded content]

(面對卡麥隆質詢,布朗把「拯救銀行」口誤成「拯救世界」,之後所有人都忘了原本的英國金融政策辯論主題)

卡麥隆當選後,工黨也面臨幾波轉折期,先是同樣年輕但賣像比較不佳的米利班(Ed Miliband),再到米利班因選舉失利下台後,接上的老左工黨黨魁柯賓(Jeremy Corbyn),均不太是卡麥隆的對手。

也是那段時間,因為保守黨的牌實在打得太順,PMQ上也越來越常出現在野黨質詢、在野黨挨罵的畫面。

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柯賓上台第一場PMQ,他表示在競選期間聽到很多選民說國會殿堂已淪為表演場地,因此對外徵詢題目,並將幾個英國民眾所質疑關於住房、稅率、福利等政策的題目帶到卡麥隆眼前,卻引來那位英國首相與其哥們奧斯朋(George Osbourne)訕笑,那個畫面也被攝影機記錄了下來。

[embedded content]

之後發生的事情大家可能就比較記憶猶新了。

保守黨執政下的英國政策從未實現柯賓所想的那種更公平分配,而貧富差距擴大下不斷增加的底層階級力量,在脫歐公投中反而站到與工黨相反的「同意」那一邊。脫歐通過,首相卡麥隆跳船,英國這艘艦艇也逐漸往風暴開去。

保守黨回應越來越像謾罵,但選舉仍一次一次的贏

卡麥隆之後上台的梅伊(Theresa May)雖然口才比老同事們落後不只一大截,但信心卻有過之而無不及。由於柯賓脫歐後續任工黨黨魁,黨內中間派和左派的鬥爭不斷自我削弱,所以質詢過程中常能見到執政的梅伊指著在野的老柯賓笑鬧,甚至截圖Twitter的投票內容笑柯賓「你就是選不上首相」。

[embedded content]

但在笑鬧之外,保守黨的脫歐談判卻遲遲沒進展,英國終於迎來一場大選,結果在質詢時罵在野黨、脫歐又遲遲搞不定的梅伊,欸,竟然連任了。

有了這樣不可思議的境遇,加上或許一延再延的脫歐談判壓力真的很大,梅伊在PMQ表現得更加奇怪,也是在那時,被柯賓批評她在各種議題上出爾反爾好像記性不好的時候,梅伊被捕捉到那個至今被當成迷因的全身顫抖魔性笑容。

[embedded content]

脫歐仍舊脫得亂七八糟,梅伊終撐不住自己隊友的逼宮,最後黨內選出脫歐始作俑者之一的強森(Boris Johnson)擔任黨魁,並成為英國首相。

Source

作者: HK in 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