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到俄羅斯全面入侵烏克蘭第七天,《金融時報》首席經濟評論員馬丁·沃夫(Martin Wolf)才發表第一篇戰爭評論,文章標題「普丁再次點燃暴政與自由民主間的衝突」和他擅長的國際金融分析卻有些距離。或許面對紊亂不明的局勢,大師並不急著估算短期經貿衝擊,倒想花更多時間思考兩種極端意識形態對撞,對世界可能產生的長遠影響。

馬丁·沃夫不免俗地說明,西方國家的制裁手段雖能重創俄羅斯經濟,但也造成能源價格飆高、推升通膨等副作用;但他話鋒一轉,強調若西方世界與以中國和俄羅斯為中心的集團出現深刻且長期的分裂,經濟相互依賴自然會因政治對立降低。

「我們正處於新意識形態衝突……許多方面比冷戰更危險。普丁擁有不受約束的專斷權力,只要他在克里姆林宮一天,世界就很危險。目前還不清楚中國習近平是否也(和普丁)一樣。」馬丁·沃夫的文字透出憂慮。

習近平會是另一個普丁?

關於「習近平會不會是另一個普丁」這大哉問,台灣比全世界任何國家都更關心。評論刊出兩天後,馬丁·沃夫接受《今周刊》越洋專訪時,對這問題顯然做過更深入思考,卻依舊無法有肯定的答案。

「我不認為我能預測習近平的下一步,但考慮他完全掌控中國,不需參考任何人的意見,就和普丁之於俄羅斯的情況相同……他確實可能,認定和西方世界的關係橫豎沒有未來,而他又想成為世界最強國家的領導者,進而嘗試挑戰或全面擊潰西方,因此支持俄羅斯,或冒險攻擊台灣。」馬丁·沃夫說。

但另一方面,馬丁·沃夫又認為,習近平同樣可能期望中國經濟維持穩定成長,基於這種期望,動盪不安的世界並不符合中國最大利益;對台灣發動任何侵略性手段,都可能讓中國付出更高經濟成本,且讓歐洲世界認定中國是不可信賴的強權,「如果他認為對台灣發動戰爭很瘋狂,就不會這麼做」。

儘管難以預測習近平統治下的中國,究竟會繼續當個負責任的國際成員,還是扮演挑戰一切國際規則的「專制暴政」角色,馬丁·沃夫2日的評論斬釘截鐵指出,當俄羅斯全面入侵烏克蘭,使俄羅斯遭國際鄙視以後,中國將成為左右全球經貿走向的關鍵。

(作者:鄭閔聲、黃煒軒;全文未完,完整內容請見《今周刊》;首圖來源:shutterstock)

延伸閱讀:

Source

作者: HK in 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