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家驊:三官審國安案符公正

最近有人質疑違反《國安法》控罪不設陪審團有違公義。湯家驊認為國安法案涉國家機密,未必適合陪審團審理。而首宗國安案件由三名法官審理,對比陪審團是「好替代」,因陪審團判斷能力未及法官。根據經驗,他認為部分陪審員比較「神經刀」,判斷能力值得商榷,案件由三名法官處理合乎司法公正。龔則表示,國安案件在港屬全新範疇,陪審員對當中法律難全面理解,由三名專業法官再配合國安法訓練共同審理案件,更可作公平裁決。

此外,「傳聞證供」原則上不被接納呈堂,但改例後法庭在衡量情況下有權接納,法改會在○九年曾作出類似建議,但遭大律師公會反對。江樂士強調,法官必須謹慎判斷是否接納證供。而龔靜儀認為修例可取,傳聞證供即使被呈堂,法官仍可酌情決定是否接納及賦予比重,但法官必須質素優良及專業方能公正地行使酌情權。相反,湯則指修例後法官全盤決定傳聞證供是否可信,但證供屬轉述,對方不能盤問。而他自言「比較傳統」,認為對方可盤問證供才算可靠,故不必跟隨修例。

龔靜儀倡傳聞證供可呈堂

最後,英國修例後為不能一案二審設例外,嚴重刑事案中,若有新證據證明脫罪的被告有罪,便可重審。江樂士引述法改會曾提出相關建議,而此建議相當明智,至今同樣未實行。龔則認為此修例雖可堵塞法律漏洞,但須配合嚴謹規定,以免控方濫用新例對被告進行無限次檢控,在司法公義及被告權益中取得平衡。

記者:王永欣

原文刊於《星島日報》

Source

作者: HK in 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