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一眾古董愛好者而言,接下來一個月的日程可說是馬不停蹄。首先是下周的北京春拍,再來是香港5月拍賣周,而亞洲之後,還有歐洲傳統古董拍賣重鎮 – 倫敦一站。

倫敦齊仕閣(Chiswick Auctions)將於6月1、2日舉辦三場專拍,帶來種類繁多的藝術佳品。從宋朝龍泉「投壺」、到明朝名器「景泰藍」;由受西方藝術影響的乾隆粉彩瓷器,到現代繪畫大師吳冠中的作品,橫跨中國千年美學。

Lot 134|清乾隆 粉彩繪寶相花圖紋燈籠瓶,礬紅「大清乾隆年製」篆書款

高度:18.5cm
來源:英國私人收藏,入藏於2000年左右
估價:10,000 – 20,000英鎊

「亞洲藝術古董」專場圖錄封面拍品,正是這件寓意吉祥的乾隆粉彩器。

「燈籠瓶」造型源於明代,於滿清乾隆一朝時尤為盛行。瓶撇口、短頸、溜肩、筒形腹、圈足,因形似燈籠而得名。瓶身上、下分別繪如意頭及蓮瓣為飾,主體圖紋以寶相花為中心,兩邊分別配以右旋(卐)、左旋(卍)「萬」字紋以及雲蝠。每組主體圖紋之間,則繪纏枝蓮花為邊飾。

寶相花是以各種自然花葉重新組合而成的花卉圖案,早在隋唐盛世就已經很流行,後來亦經常出現在明清器物之上。一般而言,畫師會以單一花種、例如牡丹或蓮花為主體,中間鑲嵌各類瓣片、花苞、蓓蕾、葉子等。

寶相花造型富麗華貴,象徵富貴、吉祥、美滿,再加上「萬」字和雲蝠,更添神聖和鴻福之意。

清代康熙一朝,宮廷受西方藝術影響,研發出嶄新國產彩瓷「琺瑯彩」。從「琺瑯彩」之中,又衍生出「粉彩」。它在色料中摻以鉛粉並加施玻璃白,有意令色彩不那麼濃艷。用分水淡洗法塗飾花紋層次,色階繁多,色調溫潤柔和。

乾隆時期的粉彩器,常以當時名畫家的繪畫為藍本,兼揉西方繪畫技法,勾染皴擦,濃淡分水,清新明艷,立體感強。

此燈籠瓶璧外粉彩繪以寶相花為中心的吉祥如意紋飾,璧內及圈足內施松綠釉,底礬紅書「大清乾隆年製」三行六字篆書款,是次以£1萬 – 2萬(HK$11萬 – 22萬;NT$39萬 – 78萬)估價上陣。


Lot 35|明十六世紀 銅胎掐絲琺瑯佛獅紋賁巴壺 陽文「景泰年製」篆書款

高度:25cm
來源:法國外交官藏品
估價:10,000 – 15,000英鎊

說銅胎掐絲琺瑯,收藏圈外的朋友或許會覺陌生;不過要是談景泰藍,就肯定是無人不識。

掐絲琺瑯乃是景泰藍工藝的正名,向以色鮮妍麗,光彩耀目著稱,且具固久防滲等實用特質。工藝於元朝時自西亞傳入,經明初永樂、宣德積極發展,至景泰一朝,製作已相當純熟精緻。由於所用琺瑯釉以藍色為主,古董商與收藏家都稱之為「景泰藍」,沿用至今。

景泰藍作為明清帝王朝堂陳設用器,金絲纏身,極具帝王霸氣。當然,製作成本亦甚為高昂。匠人會先在金屬胎體(多為銅胎)上掐細銅絲構圖,然後在掐絲輪廓內填入各色釉料粉末,再經燒製、打磨、鎏金諸道工序方能完工。

雖然上述句子僅僅數十字,但實際施工當然非常繁複。例如讓銅絲固定於胎體上,需要經攝氏900度左右的焙燒;但釉料粉末從固體轉為液態的加熱溫度,卻需控制在攝氏800度以內,否則銅絲便會脫落。

此瓶盤口,短頸,鼓腹,圈足,器形稱為賁巴壺或藏草瓶,乃藏傳佛教法器。

歷史上,藏地位處邊疆,文化又和中原大相逕庭,中央難以直接管治,故明代皇帝習慣借助宗教力量,籠絡藏傳佛教派系、高僧,以懷柔手段施行影響力。正因此故,西藏藝術、宗教器物常見於明朝宮廷之中。

肩部裝飾銅鎏金鏨花螭紋一對,腹部環飾掐絲填彩釉的獅戲球紋,上下端對應飾俯仰蓮瓣紋各一周。足內陽文刻「景泰年製」四字篆書款。翻查資料,北京故宮有一近例 -「明中期 掐絲琺瑯獅戲球紋藏草瓶」,尺寸相當,同樣繪獅戲球紋,其足內陰刻「大明景泰年製」為後刻款。

明中期 掐絲琺瑯獅戲球紋藏草瓶(景泰款為後刻)|北京故宮


Lot 12|吳冠中(1919-2010)《浪》油彩 水粉 木板畫

尺幅:21.9 x 26cm
來源:西方重要私人收藏,大約於2000年購於紐約Robert Hatfield Ellsworth處(口述),後傳承至現藏家
注:右下角簽筆名「荼」
估價:5,000 – 8,000英鎊

吳冠中最大的成就,是「水陸兼程」、「油畫民族化」、「國畫現代化」。大家對他的具象風景畫,無論是油彩還是水墨,都十分熟悉。其實這位留法學藝的大師一直對抽象藝術念念不忘,只因堅持「風箏不斷線」的創作理念,才沒有走向完全抽象。

「荼」是吳老畫作常見簽名。20歲時,吳冠中取名「吳荼茶」,藉以自勉。荼茶苦中帶甘,可說是他在創作生涯體會到的寫照。曾經,他下鄉勞動,背著糞筐作畫架,四出寫生;曾經,他被畫壇排斥,又遭明令禁止繪畫;一路上,他堅持創作熱情,贏得世界各地觀眾的喜好,成為東、西方皆讚譽有嘉的大師。吳老人生,最終確實就如苦中帶甘的荼茶一樣。

安思遠(Robert Ellsworth,1929-2014),人稱「亞洲藝術教父」,是西方近年最具影響力的中國藝術收藏家。他離世後的翌年,佳士得以「錦瑟華年」為主題舉辦一系列拍賣,斬獲逾US$1.31億成交總額的佳積。

吳老一直對抽象藝術念念不忘


Lot 32|宋 龍泉青釉貫耳瓶

高度:25cm
來源:

  • 發現於浙江省龍泉縣窯址
  • 阿爾弗雷德·克拉克(Alfred Clark,1873-1950)與夫人(1890-1976)收藏
  • 倫敦蘇富比1975年3月25日拍賣,編號67
  • 英國私人收藏,後傳承至現藏家

展覽:1947年東方陶瓷協會《青瓷》特展,圖錄第59號
估價:3,000 – 5,000英鎊

中國瓷器,有實用的酒器、花器,也有宗教方面的供器、禮器。可是像貫耳瓶一般,原型是一種投擲箭矢遊戲道具,則是相當罕見。拍賣行有見及此,也別具心思加入箭矢道具拍攝拍品照片,讓大家得以藉圖想像古代。

貫耳瓶盛行於大宋,器形是仿投壺式樣。投壺是古代士大夫飲宴時玩的遊戲,早見於春秋戰國,自秦漢廢除射禮開始尤其流行,直到清代才開始沒落。

據學者考究,投壺多為金屬或陶製,器形是大約到晉朝才加入雙耳設計。接近二千年的投壺歷史中,各地研究出層出不窮的玩法規矩。例如本來是把箭矢投中壺中方能得分,但後來發展出箭矢橫躺壺口或貫耳上方,得分反而可能更高。

《朱瞻基行樂圖》描繪了宣德帝玩投壺的情況|北京故宮

由於追溯本源,投壺就像「禮、樂、射、御、書、數」六藝一樣,屬中華禮儀文化傳統,故亦有學者意欲杜絕上述帶投機取考成份的玩法,希望讓遊戲再次靠近於「禮」。例如宋朝政府家司馬光,就著書《投壺新格》,根據古禮規範投壺。

是次拍賣的龍泉青釉貫耳瓶,斷代宋朝,器形正是源自投壺。來源方面相當顯赫,為Alfred Clark伉儷舊藏,後於1975年在倫敦蘇富比拍賣易手。

夫婦倆為西方重要藏家,自1920年代始蒐集珍藏,對倫敦東方陶瓷學會貢獻良多,積極助籌展覽。二人品味高雅,收藏盡是珍品,大英博物館中,有不少藏品亦由二人惠贈。2014年在香港蘇富比,以HK$1.46億天價成交的「絕世定窯」,便是Alfred Clark伉儷舊藏。

Alfred Clark為西方著名的中國藝術收藏家
貫耳瓶於1975年在倫敦蘇富比拍賣易手


Lot 133|清雍正 檸檬黃釉盌連木座 青花「大清雍正年製」楷書款

尺寸:15.5cm(口徑),7cm(高度)
估價:10,000 – 20,000英鎊

雍正帝雖然執政時間極短,但政績彪炳,在滿清康、雍、乾盛世起了承上啟下的重要作用。縱觀有清一代,雍正宮廷藝術亦是出類拔莘,以高雅脫俗的品味見稱。

雍正一朝,匠人以氧化銻入料,創檸檬黃釉,色澤純淨嬌嫩,賞心悅目。雍正十三年,傳奇督窯官唐英撰《陶成紀事》,記載「歲例供御」的五十七種彩釉,其中「西洋黃色器皿」便是檸檬黃釉瓷器,等級極高。傳世所見檸檬黃釉,亦公認以雍正朝的質量最好。

是次登場的雍正盌,15.5cm口徑,內壁施勻凈白釉,外壁檸檬黃釉嬌嫩瑩潤,圈足內青花書「大清雍正年製」楷書款。


Lot 151|清約乾隆 青花繪纏枝蓮紋琮式瓶 青花「大清乾隆年製」篆書款

高度:36.5cm
估價:15,000 – 20,000英鎊

中國瓷器世界中,不少器形都是仿古代之物而製之,此青花琮式瓶便是一例。

琮式瓶器形源自高古玉器 – 玉琮。玉琮早見於新石器時代的良渚文化(公元前3,200 – 前2,000年)時期,最少的只有一節,大的可以超過十節,每節都會雕刻神人或獸面紋飾。

關於玉琮的用途及象徵意義,學術界仍然眾說紛紜。各方至今仍在探討玉琮究竟是良渚社會的禮器還是殮葬用具。有說玉琮象徵統治權力,亦有說其內圓外方的形制結構象徵古人「天圓地方」的宇宙觀,也有人認為是先民拜祭風神的用器。

新石器時代 良渚文化 玉琮|台北故宮

南宋 官窯 青瓷琮式瓶|台北故宮

早在宋朝,官窯就已經仿照古代玉琮燒製瓷胎琮式瓶,例子見台北故宮的「南宋 官窯 青瓷琮式瓶」。據學者研究,南宋琮式瓶在當時是作花器之用。

清帝慕古,清朝自然也出現了瓷胎琮式瓶。不過有趣的是,清人雖然知道是仿古,但用途和斷代都弄錯了。乾隆一朝,時人以為玉琮是「輞」(古代車輪的框子),把之定為漢代玉器。

是次上拍的琮式瓶,斷代清朝約乾隆時期,高36.5cm,釉下青花繪常見的纏枝蓮紋飾,底青花書「大清乾隆年製」六字篆書款。


Lot 122|清乾隆 窯變釉五管瓶 陰文「大清乾隆年製」篆書款

高度:18cm
估價:3,000 – 5,000英鎊

窯變是仿宋代鈞窯之風的產物,體現了清朝天子慕古懷舊之心。

鈞窯,名列宋代五大名窯,以變化萬千、變幻莫測的釉色而聞名。所謂「入窯一色,出窯萬彩」,呈色在入窯燒製以前無法預測,出窯後也絕對沒有相同的。宋人美學反映在鈞窯之上,就是追求這種變幻釉色的極致。清代仿品之所以稱為「窯變」,亦正因如此。

窯變本為瑕疵品,但意料之外的成品,反而有著別具一格的靈動之美。窯變曾是一種無法控制的技術缺憾,到了清代,經驗豐富的匠人逐漸掌握到窯變的規律,雖仍未可全然掌控效果,但已大大提高了成品的比率。匠人巧妙地化窯變為己用,將其變化為獨一無二的紋飾。

宋鈞以天青及天藍色居多,帶紫色斑塊為上品。仔細研究的話,要看釉色配搭如何,拼合出來的抽象圖案美不美,有否靈動之感。清代窯變,鑑賞原則與宋鈞相近,不過主要的釉色不再是天青、天藍,而是紫紅。

五管瓶早見於東漢時期,歷經魏晉南北朝、五代十國、宋、元、明、清。雖然器形隨時代變化,但燒製卻從未間斷,屬中國陶瓷史的經典器形。當然,受技術所限,早期五管瓶常見歪斜,即使是南宋亦難以燒出筆直圓筒。及至清朝盛世,五管瓶器形終見工整。

關於五管瓶的用途,學術界討論多年仍未有定論。有人覺得它原本是宗教隨葬器,與五行有所關聯;但亦有意見認為是實用的油燈或花瓶。

南宋 十三世紀 龍泉窯 青瓷五管瓶|台北故宮


其他精選拍品

Lot 247|約元 朱漆花口底座

直徑:16cm
估價:5,000 – 8,000英鎊

Lot 48|明十七世紀早期 青花(古染付)人騎象形香爐連日本木盒

高度:16.5cm
估價:15,000 – 20,000英鎊

Lot 129|清十七世紀 黃玉雕童子擺件

高度:7cm
來源:西德尼·摩斯(標籤)
估價:1,000 – 2,000英鎊

Lot 192|西藏 約十七世紀 繪金剛總持唐卡

尺幅:72.5 x 54.5cm
估價:5,000 – 8,000英鎊

Lot 179|清約乾隆 青釉六方雙耳瓶 陽文「大清乾隆年製」篆書款

高度:34.5cm
估價:15,000 – 20,000英鎊

Lot 152|清十八世紀 青花繪雲龍紋盤

直徑:34.5cm
來源:約1960年代歐洲私人收藏(口傳)
估價:12,000 – 15,000英鎊

Lot 198|西藏十九世紀 銅鎏金聖觀音像

高度:16cm
重量:1,300g
估價:4,000 – 5,000英鎊

Lot 193|青玉雕蓮蓬式蓋盒

直徑:8.7cm
估價:2,500 – 3,000英鎊

Lot 271|宜興紫砂歲寒三友圖紋茶具一套 「蔣蓉」、「湯度陶業生產合作社」、「宜興出品」款

尺寸:21cm(茶壺寬);10cm(盃寬)
估價:4,000 – 6,000英鎊

Lot 33|高麗 青釉模印雲紋斗笠盌

口徑:17.5cm
來源:羅傑·布魯特(1925-2000)私人收藏,後傳承至現藏家
估價:1,000 – 2,000英鎊

Lot 1|呂壽琨(1919-1975)

款識:辛丑二月。呂壽琨
藏印:「呂壽琨印」
尺幅:21.5 x 47cm
來源:瑪​​格麗特·坎農(1935年-2017年)收藏
展覽:《呂壽琨水彩》,1962年2月25日至3月29日,Runbold畫廊
估價:1,500 – 2,000英鎊

Lot 6|李元佳(1929-1994)《無題》水墨紙本

創作時間:1958年
藝術家簽名
尺幅:76.5 x 107.5cm
來源:意大利家具設計師,迪諾·加維納(1922 – 2007)收藏
估價:3,000 – 5,000英鎊

Lot 11|羅青哲《計程車的過客》 設色紙本 立軸

款識:命運是一條顛躓灰暗的路,兩旁的風景有時殘缺,有時圓滿。而我們都是計程車中的過客,身不由己,不斷而前行。遐距離計程,時間也計程,車費則一定要用生命來支付。六十九年,青哲
藏印:「水墨齋」「羅青」
簽條:計程人生。一九八零年,羅青
尺寸:132 x 62cm
來源:從戈登·奧爾德里克(1935 -2020)收藏,從藝術家處獲得,並且也是藝術家的好友。奧德里克有數幅羅青的作品,這幅是其中尺寸最大且最珍貴的畫作
估價:2,000 – 3,000英鎊


拍賣詳情

拍賣行:倫敦齊仕閣 Chiswick Auctions
地址:1 Colville Road, London, UK, W3 8BL

預展時間(需預約):
2021/5/27-28|10am – 5:30pm
2021/5/29-31|11am – 4:30pm

拍賣時間:
「百」趣:中國藝術品專拍|2021/6/1,10am
亞洲藝術古董拍賣會第一部分|2021/6/1,12pm
亞洲藝術古董拍賣會第二部分|2021/6/2,10am

聯繫方式(品相報告、照片等)
asianartrequest@chiswickauctions.co.uk
+44 20 8992 4442

Source

作者: HK in UK